初逢便闻此生劫,夏谭空寂听谁言°
镇魂是初心
白居过隙 巍澜可期

回合。

乌苏里亚灯塔:

暖手



白宇第一次上黑热搜那会,朱一龙在和当事人打游戏。助理一个电话过来,跟朱一龙说了具体的情况,他连片刻的沉吟都没有,就说我知道了。


挂了电话白宇问他什么事,他打了个哈欠,说好困,睡觉吧。


白宇对他从来深信不疑,他那副皮囊仿佛是一张百用不废的通行证,持证就可以合理地在白宇心里横冲直撞,左右是出不了车祸,虎一点不碍事。


朱一龙活了将近三十年,这样貌每天照镜子看得也厌了,况且母亲从小说他普通好看,听多了没人能不被洗脑,任凭小姑娘们在机场里扯着嗓子叫得撕心裂肺,他也无动于衷,当她们审美出了偏差。...

江水不竭。

乌苏里亚灯塔:

*小白龙群元旦巍澜活动


*HE一发完



“不知道为什么,一见到沈教授就有一种......一见如故的感觉。”


“也许以前真的见过吧。”



bgm:镇魂-天地合



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


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!


[汉]乐府民歌《上邪》



06:00 am



天光刚亮。


他揉了揉眉心,从床上坐起身,把倒扣在桌上的相框立起来。


但里面并没有装任何照片,就只是一个空相框而已。...


深海烟火(5)

乌苏里亚灯塔:

*双设组,井然x尤东东


*美貌冷感厌食攻x软萌颜控人妻受,私设出没


*大赏第一,再忙也要更一章



bgm:素直になれなくて-安瀬圣



5



井然赶到酒吧的时候,尤东东已经醉得连人都分不清了,拽着杨修贤的袖子,一个劲地喊“井然”。


容貌俊秀的青年满脸哭笑不得地拍着对方的背,哄小孩一样道:“乖啊,不哭啦。”


井然几步走上前,开口道:“谢谢。”


杨修贤抬起头,和他对视几秒,挑了挑眉:“哟,是你?”



作为一个自由画家,杨修贤...

雪满肩。

乌苏里亚灯塔:

*齐衡×伯力


*架空历史,考据党勿入



bgm:入雪逢春-不才



“他今日也没吃东西?”


“是……”


伯力心中暗叹,面上神色不变,只道:“你们退下罢。”


他走入帐中,齐衡正执书卷于手中仔细阅读,听闻他脚步声也未抬头,只是再翻过一页。



“为何不吃?”


齐衡淡淡答道:“吃不惯。”


“你要吃什么,我叫他们去做。”


“我要吃的,你们这没有。我想要的,你也不能给我。”



谁不知晓京城第一美男子倾...

经过一些夏与春。

双倍甜度的豆花儿。:

那年夏天,过得真的很快。



神仙小哥哥又下凡写文了♡



乌苏里亚灯塔:



‖Just a story






全文1w3+,致这一场磊落相遇。












后来你看过 好多真的假的甜蜜爱人



举世无双 很般配可不能代替他们...



深海烟火(4)

乌苏里亚灯塔:

*双设组,井然x尤东东


*美貌冷感厌食攻x软萌颜控人妻受,私设出没



投票地址



bgm:確信犯-MOKA☆



4



直到从浴室出来之前,尤东东都在虔诚祈祷,井然可以忘了下午说过的话。


青年看起来也不像记得的样子,拿着份报纸坐在书桌旁,一页一页耐心地翻看。


尤东东刚要偷偷溜进被窝里,就被对方喊住了。


“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



青年抚摸他的力度足以称得上温柔,恰到好处的力道比起说令人恐惧,不如说是使人欲罢不能。...

深海烟火(3)

乌苏里亚灯塔:

*双设组,井然x尤东东


*美貌冷感厌食攻x软萌颜控人妻受,私设出没



投票地址



bgm : 安らげる場所へ-安濑圣



3



散步途中他们又遇到另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,这次不用尤东东说,井然主动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,递到对方手中。


流浪汉满怀感激地向青年道谢,井然说:“不用谢我,谢他就好了。”


站在不远处等待的尤东东感受到这边的视线,不明所以地笑了笑。


那是一个很灿烂很温暖的笑容,光是看着,都会觉得心情跟着变好了。...

深海烟火(2)

乌苏里亚灯塔:

*双设组,井然x尤东东


*美貌冷感厌食攻x软萌颜控人妻受,私设出没


*创建了合集



投票地址



bgm : 逡巡する気持ち-安濑圣



2



临近下班的时候,坐在靠窗位置的女同事们开始躁动起来。


“好帅......”


“不管看了多少次,都觉得看不腻。”


“完全就是大美人啊。”


“他那辆跑车超级贵的耶,我昨天查了查,够我吃几年了。”


“要是能当他的女朋友就好了,一定会超级幸福!”


“...

深海烟火(1)

乌苏里亚灯塔:

*双设组,井然x尤东东


*美貌冷感厌食攻x软萌颜控人妻受,私设出没


*大概会很平淡



投票地址



bgm : 静谧-安瀬圣



1



降温突如其来,昨天空气里还残留着夏季的余热,今天就感觉一日入冬了。


尤东东出门前忘了看天气预报,这会身上只罩着一件算不上厚的外套,冷风从窗户那一个劲地灌进来,他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吸着鼻子蜷缩在椅子上,费劲地用僵硬的手指头打着字。


“东东,今天大美人会来接你下班吗?”


“嗯....

Everything I never told you.

乌苏里亚灯塔:

世界第一初恋。



1.



每天都有很多穿着百合褶短裙的女孩子聚集在教室门口,一半来看林风的睡颜,一半来看章远的侧颜。区别在于她们敢拿着手机对着专心写着练习题的章远拍照,却没有人敢把镜头移到林风那——尽管他都睡着了,可能根本不会知道。



2.



也不是说林风有多不近人情。他性子冷是真的,和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笑容的章远是两极,但是心地不坏,不过大家都还是有点怕他。


起因是上周的篮球友谊赛,隔壁校队的男生一次次犯规,最后甚至把章远撞倒在地。


就在下一秒,独...

1 / 2

© 深夏_ | Powered by LOFTER